訊息

Born Extraordinary: Beijing 1958 Reissue Edition Watch

Born Extraordinary: Beijing 1958 Reissue Editio...

Every era has its own classic, which follows the times and yet transcends time, remaining evergreen and extraordinary. Beijing Watch, the brand representing the classic "One-Type Watch(一型表)", has redesigned and...

Born Extraordinary: Beijing 1958 Reissue Editio...

Every era has its own classic, which follows the times and yet transcends time, remaining evergreen and extraordinary. Beijing Watch, the brand representing the classic "One-Type Watch(一型表)", has redesigned and...

Beijing State of Mind Tourbillon Shortlisted for Oscars of Swiss Watch Industry

Beijing State of Mind Tourbillon Shortlisted fo...

Beijing Watch Company has managed to get a timepiece through the first round of voting for the prestigious Grand Prix D’Hologerie De Geneve (GPHG) awards. All watches pre-selected by the...

Beijing State of Mind Tourbillon Shortlisted fo...

Beijing Watch Company has managed to get a timepiece through the first round of voting for the prestigious Grand Prix D’Hologerie De Geneve (GPHG) awards. All watches pre-selected by the...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Craftsman | Zhang Xue: A Young "Su Embroidery Gentleman"

非物質文化遺產工匠|張雪:年輕的“蘇繡紳士”

春天,花開玉指,鳥兒隨金針長羽。」這是唐代詩人羅隱對刺繡工匠技藝的描述。如今,一位85後年輕人,被稱為“金針”。“蘇繡君子”張雪將傳統刺繡技藝融入現代美學,為蘇繡文化的傳承與發展探索了新途徑。 蘇繡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2006年被列入中國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蘇繡素以「精緻典雅」著稱,其中以鎮湖繡最為著名。 張雪出身於鎮湖刺繡世家,從小目睹母親在畫框前嫻熟的針線活,沉浸在蘇繡的世界裡,或充滿活力,或飄逸雋永。傳統上,刺繡被認為是女性手藝,作為男性,張雪最初並沒有繼承家業。他大學時主修國際經濟與貿易,畢業後從事期貨投資工作,過著看似與傳統手工藝無關的生活。然而,張雪在回家鄉時卻發現,儘管鎮湖昔日曾有過「繡工八千」的輝煌,但與他同代的鎮胡卻寥寥無幾。 「我們這一代中,35歲以下從事蘇繡的人不到50人。」張雪告訴記者。 遺憾傳統工藝後繼無人,張雪毅然拿起銀針,體現了「刺繡大師」的精神。教授張學蘇繡藝術的正是其母親、蘇繡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薛金娣。母親沒有灰心,對於兒子想要繼承蘇繡手藝,暗自慶幸。她一絲不苟地傳授她的技能,以最大的細心和奉獻精神教導他。 張雪在孜孜不倦地追求自己的手藝的同時,也不斷地思考:精美蘇繡的創作者——工匠們孜孜不倦地工作,但收入卻很低,人才流失嚴重;製作高品質蘇繡的工藝精湛、耗時長、成本高,注定是一個小眾市場,而低端機制繡充斥市場,對傳統工藝構成威脅。 隨著時代的變遷,人們的美感也不斷演變。一向與古典美術緊密相連的蘇繡藝術如何與時俱進?經過近七年的探索,張雪找到了一個獨特的答案。 「蘇繡傳統針法有9大類、40多個品種。」張雪說。 “但在日常蘇繡作品中,常用的技法不超過10種。” 整理完所有蘇繡針法後,張雪一直在思考:除了常用的針法之外,這些針法是不是前人發明、傳承下來的就注定要被遺忘呢?如何讓這些珍貴的文化遺產煥發新的生命?有一天,張雪在觀看一部關於明星的紀錄片時,突然有了靈感。 「看到行星的軌道,感覺就像看到了一圈圈的銀線,我立刻想到,這些軌道可以用蘇繡『盤金繡』的技法來描繪。」張雪說。 “看到太陽在它周圍散發著光芒,就像蘇繡中的‘集濤’技法……就這樣,每個星球都對應著不同的針法,逐漸栩栩如生。”於是,一幅展現蘇繡豐富針法​​、帶有未來感的代表作《星空》,在張雪的繡針下誕生了。榮獲江蘇省美術博覽會金獎。 有別於密集的傳統蘇繡圖案,張雪以極為簡潔、寧靜的構圖創作了一系列名為「四季」的寫意作品。這些作品憑藉其充滿活力和新鮮的創意,為他帶回了金獎的榮譽。 張雪不滿足於僅在平面平面上創作,也將蘇繡引入立體造型的世界,創作了雕塑作品《山》。今年,他與捷克著名藝術家彼得·皮薩日克(Petr Písařík)合作,用中國古典蘇繡技法表達現代題材,東西方古今藝術的融合——合作作品《源》。 在張雪的創新努力下,蘇繡出現在手錶錶盤、耳機甚至珠寶上,作為一種傳統而又新穎的裝飾藝術元素,重新走進當代人的現代生活方式。 「創新不是拋棄傳統,而是讓傳統更融入現代生活。」張雪說。 未來,這位蘇繡傳承人希望打造一個走向世界的蘇繡品牌。一方面,他們希望創作更多優秀作品,另一方面,也將繼續弘揚蘇繡文化,讓更多人了解、參與。 正如用勤奮和耐心一針一針編織出刺繡之美,傳播蘇繡的傳承與創新,張雪說,“這將是一個緩慢而穩健的旅程,一步一個腳印。”

非物質文化遺產工匠|張雪:年輕的“蘇繡紳士”

春天,花開玉指,鳥兒隨金針長羽。」這是唐代詩人羅隱對刺繡工匠技藝的描述。如今,一位85後年輕人,被稱為“金針”。“蘇繡君子”張雪將傳統刺繡技藝融入現代美學,為蘇繡文化的傳承與發展探索了新途徑。 蘇繡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2006年被列入中國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蘇繡素以「精緻典雅」著稱,其中以鎮湖繡最為著名。 張雪出身於鎮湖刺繡世家,從小目睹母親在畫框前嫻熟的針線活,沉浸在蘇繡的世界裡,或充滿活力,或飄逸雋永。傳統上,刺繡被認為是女性手藝,作為男性,張雪最初並沒有繼承家業。他大學時主修國際經濟與貿易,畢業後從事期貨投資工作,過著看似與傳統手工藝無關的生活。然而,張雪在回家鄉時卻發現,儘管鎮湖昔日曾有過「繡工八千」的輝煌,但與他同代的鎮胡卻寥寥無幾。 「我們這一代中,35歲以下從事蘇繡的人不到50人。」張雪告訴記者。 遺憾傳統工藝後繼無人,張雪毅然拿起銀針,體現了「刺繡大師」的精神。教授張學蘇繡藝術的正是其母親、蘇繡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薛金娣。母親沒有灰心,對於兒子想要繼承蘇繡手藝,暗自慶幸。她一絲不苟地傳授她的技能,以最大的細心和奉獻精神教導他。 張雪在孜孜不倦地追求自己的手藝的同時,也不斷地思考:精美蘇繡的創作者——工匠們孜孜不倦地工作,但收入卻很低,人才流失嚴重;製作高品質蘇繡的工藝精湛、耗時長、成本高,注定是一個小眾市場,而低端機制繡充斥市場,對傳統工藝構成威脅。 隨著時代的變遷,人們的美感也不斷演變。一向與古典美術緊密相連的蘇繡藝術如何與時俱進?經過近七年的探索,張雪找到了一個獨特的答案。 「蘇繡傳統針法有9大類、40多個品種。」張雪說。 “但在日常蘇繡作品中,常用的技法不超過10種。” 整理完所有蘇繡針法後,張雪一直在思考:除了常用的針法之外,這些針法是不是前人發明、傳承下來的就注定要被遺忘呢?如何讓這些珍貴的文化遺產煥發新的生命?有一天,張雪在觀看一部關於明星的紀錄片時,突然有了靈感。 「看到行星的軌道,感覺就像看到了一圈圈的銀線,我立刻想到,這些軌道可以用蘇繡『盤金繡』的技法來描繪。」張雪說。 “看到太陽在它周圍散發著光芒,就像蘇繡中的‘集濤’技法……就這樣,每個星球都對應著不同的針法,逐漸栩栩如生。”於是,一幅展現蘇繡豐富針法​​、帶有未來感的代表作《星空》,在張雪的繡針下誕生了。榮獲江蘇省美術博覽會金獎。 有別於密集的傳統蘇繡圖案,張雪以極為簡潔、寧靜的構圖創作了一系列名為「四季」的寫意作品。這些作品憑藉其充滿活力和新鮮的創意,為他帶回了金獎的榮譽。 張雪不滿足於僅在平面平面上創作,也將蘇繡引入立體造型的世界,創作了雕塑作品《山》。今年,他與捷克著名藝術家彼得·皮薩日克(Petr Písařík)合作,用中國古典蘇繡技法表達現代題材,東西方古今藝術的融合——合作作品《源》。 在張雪的創新努力下,蘇繡出現在手錶錶盤、耳機甚至珠寶上,作為一種傳統而又新穎的裝飾藝術元素,重新走進當代人的現代生活方式。 「創新不是拋棄傳統,而是讓傳統更融入現代生活。」張雪說。 未來,這位蘇繡傳承人希望打造一個走向世界的蘇繡品牌。一方面,他們希望創作更多優秀作品,另一方面,也將繼續弘揚蘇繡文化,讓更多人了解、參與。 正如用勤奮和耐心一針一針編織出刺繡之美,傳播蘇繡的傳承與創新,張雪說,“這將是一個緩慢而穩健的旅程,一步一個腳印。”

europa star | HIGHLIGHTS: The Beijing Watch Factory

歐羅巴之星|亮點:北京手錶廠

在北京昌平的偏遠地區,時間靜止了。嬰兒車還沒讓位給計程車道,毛澤東的影子依然濃重。在他的雕像後面,彷彿受到它的保護,是北京手錶工廠。該國一些最美麗的手錶就是在這裡誕生的。 如果說瑞士手錶達到了無與倫比的完美水平,那麼在一定程度上要歸功於中國。 1599年,義大利耶穌會士利瑪竇登陸北京,向全國傳福音。為了獲得對萬歷皇帝的重要會見,他從歐洲送給他大量禮物,但只有一座鐘吸引了他的注意。很快,計時件就變成了談判的物品,每個耶穌會士、外交官和國家元首都不會在不帶新型號的情況下見到皇帝… 瑞士鐘錶製造商受中國提振 最終,有著深厚文化底蘊的中國抵制了這種傳教的努力,但對計時員的熱情卻在紫禁城裡與日俱增。歐洲製作取得瞭如此成功,贏得了大批追隨者。 1680年,康熙皇帝開設了數家製錶工坊。這些作品的裝飾委託給了中國工匠大師,他們使用玉石、象牙、漆器、木材和金屬,在紫禁城創造了精美的皇家鐘錶收藏。隨後發生了18世紀和19世紀由英國和法國領導的兩場鴉片戰爭,將破壞北京與西方的關係。只有「從未對中國宣戰」的瑞士與政府保持良好關係,政府增加了從瑞士的進口,同時禁止從法國和英國進口。 從 1820 年開始,日內瓦製錶師, 江詩丹頓為宮廷提供了非凡的作品,其中包括著名的「魔術師」。 podcast 弗勒里耶和 歐米茄 反過來又提供了高品質的動作。 1960年,文化大革命前夕,有500個瑞士品牌的產品進口到中國。如今,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市場 上加姆 手錶。 重新發現技能因此,計時在中國是一個古老的故事,更不用說中國在 1020 年發明了第一台機械鐘……令人驚訝的是,我們在中國發現了一點這種文化。 北京手錶廠,尤其擅長錶盤琺瑯彩繪等手工技藝。在接下來對其董事總經理洪淼先生的訪談中,我們發現了這個幾乎不為大眾所知卻深受鐘錶收藏家和愛好者喜愛的品牌。 歐洲之星: 北京手錶工廠是怎麼來的? 洪淼: 「BWFA」由政府於1958年推出,是中國歷史最悠久的品牌之一。它始終在自己的製造工廠生產全部手錶——機芯、指針、錶盤、錶鍊等。我們甚至有自己的部門來處理原材料。早些時候,它並不是一個知名品牌,而只是簡單而純粹的計劃生產。 英語: BWFA是毛澤東的主意嗎? HM: 不,這是北京市委書記、後來擔任全國人大主席的彭真倡議的。 英語: 亂世裡,工廠從哪裡找到合格的勞動力? HM: 這並不容易,因為北京已經很久沒有手錶工作室了。但我們從南方招募了一些製錶師,清華大學和天津大學為我們提供了第一批技術人員。 英語: 公司仍然由國家經營嗎? HM: 不,從2004年開始,北京手錶廠就變成了私人企業,但我們卻沒有一天停止生產。絕大多數員工都同意在新的組織結構中工作,而我自己在過去的 25 年裡一直在這裡工作,之前擔任董事,現在擔任總經理。你看,沒有什麼比這更革命性的了(笑)。 英語: 在 20 世紀 70 年代,與瑞士品牌一樣,「北京」也因石英機芯(尤其是來自日本的石英機芯)的到來而遭受損失,對嗎? HM: 每個人都想要石英錶,因為它們很精確,所以我們也開始製造它們。隨著我們的最大成功,我們每月生產超過 100,000...

歐羅巴之星|亮點:北京手錶廠

在北京昌平的偏遠地區,時間靜止了。嬰兒車還沒讓位給計程車道,毛澤東的影子依然濃重。在他的雕像後面,彷彿受到它的保護,是北京手錶工廠。該國一些最美麗的手錶就是在這裡誕生的。 如果說瑞士手錶達到了無與倫比的完美水平,那麼在一定程度上要歸功於中國。 1599年,義大利耶穌會士利瑪竇登陸北京,向全國傳福音。為了獲得對萬歷皇帝的重要會見,他從歐洲送給他大量禮物,但只有一座鐘吸引了他的注意。很快,計時件就變成了談判的物品,每個耶穌會士、外交官和國家元首都不會在不帶新型號的情況下見到皇帝… 瑞士鐘錶製造商受中國提振 最終,有著深厚文化底蘊的中國抵制了這種傳教的努力,但對計時員的熱情卻在紫禁城裡與日俱增。歐洲製作取得瞭如此成功,贏得了大批追隨者。 1680年,康熙皇帝開設了數家製錶工坊。這些作品的裝飾委託給了中國工匠大師,他們使用玉石、象牙、漆器、木材和金屬,在紫禁城創造了精美的皇家鐘錶收藏。隨後發生了18世紀和19世紀由英國和法國領導的兩場鴉片戰爭,將破壞北京與西方的關係。只有「從未對中國宣戰」的瑞士與政府保持良好關係,政府增加了從瑞士的進口,同時禁止從法國和英國進口。 從 1820 年開始,日內瓦製錶師, 江詩丹頓為宮廷提供了非凡的作品,其中包括著名的「魔術師」。 podcast 弗勒里耶和 歐米茄 反過來又提供了高品質的動作。 1960年,文化大革命前夕,有500個瑞士品牌的產品進口到中國。如今,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市場 上加姆 手錶。 重新發現技能因此,計時在中國是一個古老的故事,更不用說中國在 1020 年發明了第一台機械鐘……令人驚訝的是,我們在中國發現了一點這種文化。 北京手錶廠,尤其擅長錶盤琺瑯彩繪等手工技藝。在接下來對其董事總經理洪淼先生的訪談中,我們發現了這個幾乎不為大眾所知卻深受鐘錶收藏家和愛好者喜愛的品牌。 歐洲之星: 北京手錶工廠是怎麼來的? 洪淼: 「BWFA」由政府於1958年推出,是中國歷史最悠久的品牌之一。它始終在自己的製造工廠生產全部手錶——機芯、指針、錶盤、錶鍊等。我們甚至有自己的部門來處理原材料。早些時候,它並不是一個知名品牌,而只是簡單而純粹的計劃生產。 英語: BWFA是毛澤東的主意嗎? HM: 不,這是北京市委書記、後來擔任全國人大主席的彭真倡議的。 英語: 亂世裡,工廠從哪裡找到合格的勞動力? HM: 這並不容易,因為北京已經很久沒有手錶工作室了。但我們從南方招募了一些製錶師,清華大學和天津大學為我們提供了第一批技術人員。 英語: 公司仍然由國家經營嗎? HM: 不,從2004年開始,北京手錶廠就變成了私人企業,但我們卻沒有一天停止生產。絕大多數員工都同意在新的組織結構中工作,而我自己在過去的 25 年裡一直在這裡工作,之前擔任董事,現在擔任總經理。你看,沒有什麼比這更革命性的了(笑)。 英語: 在 20 世紀 70 年代,與瑞士品牌一樣,「北京」也因石英機芯(尤其是來自日本的石英機芯)的到來而遭受損失,對嗎? HM: 每個人都想要石英錶,因為它們很精確,所以我們也開始製造它們。隨著我們的最大成功,我們每月生產超過 100,000...